人生雖然短促,可是,留給生命的過程卻很漫長,內容豐富無比。然而,在短暫而漫長的過程中,伴隨著幸福的體驗,無數的煩惱,無數的痛苦,無數的恥辱,無數的壓迫,甚至是心靈無數次的面對死亡,都一一從你的生活裏盤旋、積澱、更新,匆匆而過。

  幸福是生命追求的最高層次,幸福是人生最大的酬報,幸福是每一個人來過世界之後對生活的感恩,幸福又是你對身邊的重新認識和重新體驗。

  每一個人的心裏,都會有一個美麗的遠方。不論我們長得多大,走得多遠,美麗的東西不僅在心裏盤旋,而且,更在你無法涉足的遠方。你可以眺望天際,遠方的暇想引誘著你,對明天,對將來,對你的以後,充滿著幸福的憧憬。這是身邊的生活所不能給予的安慰,這是眼前的人生所不能展示的溫柔。

  美麗在遠方,那是陌生的感覺給你的美感;這是你無法到達的地方,就像你無法抵達童話的世界,而只能隔著厚厚的木質柵欄,注目著那些用圖片和文字構成的樂園。其實遠方是什麼?遠方裏的美麗是否如你所想,遠方是否就是你幻想裏的美麗?設計和理想永遠都是美麗的夢幻,而遠方恰恰就是人生情感的一種設計,人生追求的理想抵達。

  每一個人的目光,都會覺得永恆的幸福,永遠站在別處。真正的幸福是在別處,別處的風景、別處的生活、別處的男女,甚至是別處的情感,仿佛站在距離之外,都成為一種超脫現實、滋潤無比,帶著欣賞的感受,都成為誘惑無比的理想。我們往往會在別人的幸福中,找到自己並不幸福的生活,找到物具在漆染之後的美麗外層,找到一種錯覺裏的甜蜜。

  生活中的遠方和幸福的別處,都是人類精神在現實的擠壓之中,產生和散發而出的情感醉酒。遠方和別處並能解決沉悶的心情,恰恰在長期慣性的生活之中,它們構成了對平凡的反抗,對規則的背叛,對自我的釋放的誘惑。

  幸福在別處,永遠都是人類的錯覺,不論遠方還是別處,距離都是一種本能的感覺,它以暈眩的光環,對人類的生活和錯誤開始了慢步的引導。遠方的別處,以種種不同的方式浸入著我們,包括我們的遠足、包括我們的婚姻,包括我們的毒品,甚至還包括我們對於婚外情感的窺視。在身邊的生活裏,正因為蒼生之手的大致公平,每一個人都是幸福的,只是你以為自己的幸福是在別處,而不在自己的心裏。別處,只能是一場別人的美麗風景;別處,僅僅是一種你不能察覺到的身邊生活;別處,以堅硬的態度錯誤而遠遠地對峙著我們的現實。它不是一個等待縮放的花朵,它不是一枚低垂的麥穗。它更多的觸覺,就是讓人類有更多的想法和活力,去追趕、去接近、去錯覺,甚至去迷戀那個遠處身邊、別處的今天。

  如果有人仍舊堅持,因為它是詩人;如果有人努力追求,因為它很青年;如果有人為此付出畢生,它就是癡人了。遠方,它只是距離,並不能抵達目標;就像幸福,它永遠都會在別處;更像別處的人,也在用羡慕的目光,感受你的幸福。為遠方而生活、而努力奮鬥,其實也是一種人生方式的選擇。你可以不必為目標的抵達而欣喜,也大可不必為身置別處而懊惱,更不必為暫時的失敗而耿耿於懷愁苦難言,因為幸福早已駐守你的心中。從一定的意義上講,最遠的地方還是你自己的心靈,所以,幸福永遠只能在你的內心之中。

  當別人欣賞你的時刻,別人的幸福也在遠方,那個美麗的遠方就是你;當他深深感受到人生的快樂時,你的幸福,又成為他們的別處。

  幸福還在別處!